路径是由方向决定的

2019/05/13 次浏览

  这个和我以往的价值观是一致的。“积极”的价值观得以保留,比如,这个是产品层面的,锻炼了我对内容的理解深度。更是个人态度和境界层面的。以往的10年的出版经历,“不设限”则来自于以往的“先说可能性。

  严格来说,我并不感觉自己属于转型,只是做的内容方向不太一样了。从单一的做图书策划,到引进作品到掌阅,并慢慢建立起服务作家的能力,最终价值传导到读者。本质上是没变的,战场发生了变化,从单一的图书策划,转变到在试图构建更完备更系统的内容生态。

  节点性事件是我对内容的理解的提升,从关注内容的真正爆点在哪里,到如何做到服务万千作家。一个内容行业从业者的角度来说,我看到微信公号红利的消失,体会到只是单纯的在某个内容形态上有点小成绩,随着内容形态的变化,这个人和行业会走到比较尴尬的地步。对内容的整体理解,把握内容的核心价值,不断更新对内容的认知,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离开出版这个概念不是很精确,我从不从出版这个层面去理解问题,我一直会从内容或者策划层面理解问题。我希望自己看内容的维度会更高一些,策划则不仅仅在内容层面。出版实际上是很高级的行业,也是内容生态最完善的形式,我认为这是内容的基础。我不做纸书是因为看到了出版行业的一些困境和拓展性差的问题是我无法解决的,于是产生了瓶颈。出版单位一直手里有最好的内容资源,但是却只是靠卖书赚钱是不健康的。现在做的好的内容生态的单位都是从自己最擅长的一端开始延展,比如出版单位磨铁、新经典、博集天卷延展到影视。掌阅则从电子书的基础上,延展到影视、漫画、知识付费、出版等内容生态。

  编辑职业是为内容服务的,要随着内容形态来变化,比如做出版的编辑和做知识付费的编辑和做影视的编辑有差异。不变的是对内容的深刻理解,不应是单一形态内容而应是复合内容价值形态的理解。编辑应随时而变,不断学习精进,不应限制封闭自己。

  4、如果让您在今天这个节点,再“创想”下未来,您认为,编辑这个职业的“角色演进”还有哪些路径?“工作模式”还有哪些可能性?

  1、短短两年时间,您周边的工作流程、工作环境发生了什么变化?个人的职业生涯发生了哪些变化?有哪些节点性的事件和人对您影响比较大?

  2015年的采访,我坚持的是编辑要成为“复合型”人才,坚持服务作家,认为作家经纪人,阅读顾问会成为趋势,许多出版人自己创业实际做了作家经纪人,阅读顾问方便我尝试过做读书分享师,但没办法规模化,没想到的是罗振宇走出了“知识付费”的路子。

  2、如果您已经不在出版圈,请说说,什么时候决定离开行业?为什么?中间历经了哪些事情?离开的原因?重新选择的行业与出版有关联吗?怎么看待自己的转型?详细说说,现在在做什么?

  8、如果还有年轻人想做编辑这一行,您觉得,他们需要修炼哪些素质、发挥哪些特质?

  编辑岗位会一直存在,只是也许职能会有所变化。就目前来说,做内容的互联网企业,比如掌阅、阅文集团、得到等,急需大量传统编辑,因为传统编辑对内容的理解是很深刻的,也有工匠精神。出版行业被完全颠覆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因为一直有存在的基础,但是会被时代的步伐推着去改变。

  6、跟编辑一起合作的那些人和环节未来还会存在吗?行业完全被颠覆的可能性有吗?

  才能适应新变化。来了掌阅以后,我提倡的“积极,专注,掌阅的“务实”,掌阅自出版内部我设置的价值观是“积极、高效、不设限”。就是抓本质,做到极致”的理念,但是需要不断精进,掌阅的企业文化里有“专注”,有其存在的价值,经验是不牢靠的东西,完善精进了了我的价值观。求实不务虚。再说可行性”。我以往的职业经历和理念并不过时,

  我的预测基本上现在看都没有错,作家经纪人的模式现在许多人在践行,尤其是出版单位出来创业的,大多走的是这个模式。出版业的变化是有一些好的单位形成了垄断效应,线%的出版单位是行业精英,不断拓展,不断求变,是内容行业的受益者,许多已经做到了上市。

  没想到的是3年后的2018年她会复盘,看大家预测的对不对。到2018年,世界的变化、行业的变化、编辑职业的变化,远比我们想象的快得多!很多当时的“创想”已经变成现实,更有趣的是,《中国编客》试着重新找到接受采访的16位资深策划人,这些人彼此的境遇也发生了极大变化。采访集中在,我们如何看当年自己的预测,如何看待行业以及编辑这个职业的变化,以及在我们自己身上,又发生了什么?

  在我看来,编辑需要具备的能力包括开放思维、整合资源能力、分享意识、合作意识、印度北方邦一名少女遭遇更为,跨界意识、思考能力、沟通和互动能力,要不断坚持和学习,把握人性,随时而变,在重复中寻找创造性。

  5、回想以往的职业经历,当时能够把产品做好的原因有哪些?这些经验,现在是否适用还是过时了?抑或需要调整?

  追访背景:2015年2月,《中国编客》推出了一期“未来编辑的N种可能性创想”,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河!邀约了出版领域的16位资深策划编辑,我忝列其中。这次采访希望我们可以展望下内容的未来趋势和编辑该如何发展。

  在阅读时,只需点开相应的限时动态,并将你的大拇指放在屏幕右下角设计的独特小按键,稳住不动即可停留阅读。

  更重要的是,我预见的微视频会成为未来趋势,2014年某大型国有网站的编辑看到了这点,邀请我录制了节目,可惜的是领导眼光短浅,这个项目没往前做,没想到的是直播,后来短视频走到了快手,抖音这种路子上来了。当时预见短视频会在5分钟以内,感觉少于5分钟很难承载内容的质量和完整性,没想到的是,抖音做到了15秒。大方向预测我都预测准了,值得欣慰,3年内都以不同的产品线形态展现了,真是感叹:三年,内容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看大家的三年变化基本上符合自己的价值观。我做出版一直在做跨界,从出版到更大的内容生态是肯定的,没想到的是我会到掌阅做新平台的新探索。新事物艰难,但是乐趣无穷!

  个人职业生涯的最大变化是我从出版单位离职,希望可以从单一的图书策划模式转变为参与到更丰富的内容生态中。做自媒体“文鹏天天读书”,全国建立分会,做线下读书会,然后最终到掌阅做自出版主编。做自媒体本质上是想抵达读者,希望内容可以真正抵达读者,并且能知道读者的具体需求画像。我在掌阅的工作核心则是在一个6亿读者用户的平台上去引进作品,服务作家,拓展作家的内容价值形态,完善掌阅的内容生态系统。

  3、回头看两年前的预测,哪些已经实现了?哪些是尚未想到的?您觉得出版行业发生了哪些较大的变化?具体就编辑职业看,又有哪些变化?背后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从2015年到2018年,整个行业的内容生态更趋成熟,作家价值实现的渠道变得更加宽广,对编辑的复合型能力要求也更高。

  我现在在掌阅板栗做主编,这个部门是一种新的尝试,属于探索阶段。我希望这个部门可以为掌阅的内容生态系统建立内容源头和输血系统,并最终实现作品赋能加速器和作家价值提升基地。

  路径是由方向决定的,方向则由战略决定。内容的路径一直在改变,更不用说关键节点了。但是内容大的方向上一直没改变,整个的行业的生态系统是减去完善和越来越健康的。工作模式上我感觉不应给自己设限,未来的各种可能性会超出我们的想象很多。

  这么多年我一直做内容。内容是专长也是边界。我建立了一个新词,叫“内容能力”。我理解,内容能力包括对作品专业操作能力,资源拓展能力,作家服务能力,整体的趋势把控能力,内容框架设计能力和团队管理能力。

标签: 科技小报内容  

欢迎扫描关注侯妍晨新闻资讯博客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侯妍晨新闻资讯博客的微信公众平台!